南宁,这个冬季我只是和你擦肩而过

  南宁,我只是和你擦肩而过   文/刘志强   向往广西南宁已经很长了,但一直没有去成。我想在南宁的街道上走走,在田间小道走走,或许,真的,只是看看那里的风景。   这样的念想持续了很长时间,直到2016年的最后几天,我终于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南宁,这座水一般的城市。   2016年12月20日,我在厦门学习完后,直奔南宁去了。那晚,我坐在厦门的宾馆里预订飞机票,在大脑里几乎想都没有想,直接点击了从厦门岛南宁的航班。   坐在我隔壁的小伙伴问我,你确定要去南宁吗?我说,去,一定要去,我要去看看一位我的好朋友,另外,我更要去看看那里的风景。尤其是冬季的风景,怎么就和我的家乡青海不一样了。   其实,我们在决定一件事情的时候,有时候考虑的很多,结果却只有一点点。而有时候,我们在一瞬间决定的事情往往是最好的事情。而我往往就是这样,在做一件事情之前,几乎是没有全方位的去思考和分析。   从2006年以来,我就一直行走在路上。刚开始,我在我的家乡行走,我采访,我写稿,我拍照片,几年来,我走过了青海的山山水水和草原戈壁,用手中的相机记录了很多珍贵的照片。   2008年开始,我在全国行走,每年都会去一些地方。而我每到一个地方,都会用心去发现那里的每一个风景和每一个瞬间。我想,我该记录下走过的每一片土地,即使,一些地方只是擦肩而过,那么我也会用心去感受,用情去珍惜。   南宁就是这样的一个地方。虽然,我在南宁滞留的只有三天时间,但是在这三天时间里,我感受到了南宁的大美和朴素的美。   在我刚到南宁的那天晚上,我的好朋友胡雁接待了我,并且邀请我到当地一家最有特色的菜馆吃最好的菜。好朋友胡雁对我说,南宁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古城,同时也是一个以壮族为主的多民族和睦相处的现代化城市,壮族是世代居住在本地的土著民族。   其实,早在之前,我就知道南宁是一个多民族的地区,尤其是壮族,在我的心里充满神奇和好奇。   那晚,我和胡雁吃完饭,沿着南湖公园上的小道一边聊天,一边行走,感觉舒服极了。我说,水是一座城市的灵魂,一座城市有了水的流动,那么就会呈现出更美的生机。   看着远处的灯光和近处的湖水,我的思绪沉入在碧光粼粼的湖面上。这是一座宁静的城市,也是一座古老的城市,站在这里,我仿佛看到了当年将军们铁马冰河入和壮族人民勤劳朴实的场景。   后来,我得知,南宁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,使得南宁满城皆绿,四季常青,有"绿城"的美誉。南宁处于中国华南、西南和东南亚经济圈的结合部,位于广西中部偏南,是环北部湾沿岸重要的中心城市,中国面向东盟国家的区域性国际城市。   自古以来,南宁就是中国南部著名商埠和主要物资集散地。改革开放尤其是实行沿海开放城市政策以来,南宁经济持续、快速、健康发展,产业结构不断调整,经济效益不断提高,综合实力日益增强,经济以年均10%以上的速度递增,国民经济主要指标居广西前列,是广西区域性物流、资金流、信息流的交汇中心。   遗憾的是,我在南宁行走的时间太短,没有机会去慢慢欣赏这座充满激情和充满梦想的地方。但是,我在几天的时间里,品尝到了南宁纯美的特色小吃,以及看到了壮族美女的优美舞蹈,还听到优美的歌声,这些,我想将来会促使我再次去欣赏这座城市。   南宁,虽然我只是和你擦肩而过,但是,我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,在你的怀抱里感受到了什么是大美,什么是大爱,什么是优美。虽然我没有停驻脚步,好好欣赏你美丽的面容,但是,你可爱的笑容已经深深印在我的脑海之中,我们有一天会见面的,那时候,我一定会坐在你的怀抱里,品一杯茶,看一本书,走一段路。   2017年1月24日      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云南有座慢到不需要红绿灯的县城,美食辣舞不思归

  每一次来到西盟,车到孔明山,远远眺见半山腰灯火阑珊处,若隐若现的西盟宛如披上睡衣的少女,美轮美奂,长途奔波的疲劳顷刻消尽。也正是为了微城那一丝丝的灯火,多少人,安然而来,静静守候,不离不弃。   西盟山的一年四季只有一种颜色,绿。春天嫩点,夏天郁点,秋天素点,冬天更深了。潭在林间、林在山间,城在林中,一切都那么自然融洽又那么唾手可得。依山傍水的城不少,但包裹在原始森林里如此小家碧玉的微城算是唯一吧。   西盟是一座慢城。一座慢到不需要红绿灯的城,一座可以让时间停下来的城。正因这样,西盟才会成为一块含苞欲放的净土。远离喧嚣,远离文明,一旦走入微城,浮躁会被打磨。   西盟是《阿佤人民唱新歌》的诞生地,这里建有一座《阿佤人民唱新歌诞生地》的纪念碑,2002年被定为西盟县县歌。   古往今来,佤族人民把木鼓当作灵物崇拜,是佤族的通天神器,认为敲木鼓可以通神灵,驱邪魔,降吉祥。以前,当遇有战争等紧急事态。用木鼓示警集众;猎手捕获虎豹等野兽,也要击鼓表示敬意。逢年过节或宗教祭祀之时,木鼓更是振奋人心的乐器。   佤族最高级别的欢迎宴“窝朗宴”,窝朗原来是氏族祭司,多由酋长兼任。窝朗地位特殊,居住大屋,且有特殊装饰。窝朗宴自然也就成为了佤族最高级别的欢迎仪式了,来到佤部落,第一个惊喜就是窝朗宴。   阿佤姑娘的“甩头舞”,是一种激情的绽放,是一种追求的力量,是一种无言的震憾。通过“甩发”展现佤族女子喜爱蓄留长发并时常在竹楼阳台洗发、甩发、梳发的场景和爱干净、爱美的习惯,通过甩发展现佤族姑娘美丽善良、勤劳豪放的品格。   欢快的佤族歌舞,使观众们沉浸在自己想象中的“世外桃源”,让人领略在彩云之南那端,有一个被誉为“天赐普洱,世界茶源”的人间乐园。   一个繁华、圣洁、如画的西盟新县城以自己文明的英姿,矗立在这美丽的龙潭边,一个春天般的故事,新世纪的强音,把龙潭城池装扮得更加富丽堂皇,水城倒影,如诗如画。   在普洱市的很多龙潭中,勐梭龙潭最负盛名。这个地处西盟佤族自治县县城边的龙潭,不仅大,而且充满神秘色彩��每年4月木鼓节前后,清澈的湖水会变浑浊几天。由于距勐梭龙潭不远的缅甸弄曲龙潭,也会同时变浑浊几天,当地人认为,两个龙潭是情人关系,水同时变浑浊是因为它们在约会。   清晨的龙潭,透着一丝金黄色的光,笼着一层娇柔的水气,没有一丝风,偶遇一根卧睡千年的苍天古树,一对游荡的小野鸭,也不忍心去惊醒如此的静美。   纵目远眺,只见勐梭龙潭像一条水灵灵的巨龙,坐卧在远山下,水面开阔,在明媚的阳光下,湖面金光万点,湖周围绿树成荫,郁郁葱葱。山、水、天三者相互映衬,山景在龙潭里形成清晰的倒影,美不胜收!   佤族朝拜神灵的圣地�“龙摩爷”,坐落在长满参天古树的坝子上,这里陡峻山崖,溪流湍急,茅屋木鼓,遍地牛头。佤族用牛头来做祭品,所以牛头也就成为佤族人民的图腾和崇拜,这里绝岩峭壁上摆的,苍天古木上挂的,茅草房上放的,地上堆的,白骨累累,成百上千。   “龙摩爷”是佤族朝拜神灵,祭祀祖先,祈福求安的地方。 在过去,每当举行重大活动或者部落与部落之间解决矛盾和纠纷时,阿佤人都要举行盛大的镖牛活动,并在镖牛活动过后,把牛头送到龙摩爷圣地,举行隆重的祭祀活动。久而久之,这里的牛头越来越多,成为了牛头的群落。如今,这一古老的仪式仍在延续,并开始向外界展示。   傍晚,站在龙潭森林里的那一侧,看这一侧城市里金黄色的灯光一盏盏点亮,星星点点的萤火虫踏着着蛐蛐和知了的节奏翩翩起舞,一直想找一种感觉,却不知不觉陷入了另一种感觉,仿佛走进了安徒生童话,仿佛又回到了乡村的感觉。   世态太浮躁,人生需要退步,但不是逃避,也不是为了厚积薄发,而是千帆过尽。若心太繁重,退到西盟,在经历人生百态之后,让心灵自由的呼吸,洗去肺上尘埃。(感谢西盟县委宣传部提供的资料帮助)   走进西盟   西盟县位于云南省西南部、普洱市西部。东北、东南环接谰沧拉祜族自治县,南与孟连傣族拉祜族自治县接壤,西、西北与缅甸相接,国界线长89.33公里。西盟县人民政府驻地位于勐梭镇,距省会昆明675公里,距普洱市人民政府驻地260公里。县内东西横距40公里,南北纵距60公里,总面积1353.5平方公里,勐梭镇有3000余亩河谷平地,其余乡镇均为山区。        

Continue reading →